当前位置:主页 > 作文大全 >

胭脂泪——读《后宫——甄缳转》_作文2000字

时间:2015-04-14 13:10  阅读:

  你可以把它当作一部宫廷野史或艳史,但不能否认,它把亘古不变女人的争斗以鲜血淋漓的突兀姿态呈现在了世人的面前,那是长久以来人性的倾扎,优雅而彷徨。然而当人们试图按图索冀,回溯时光想去抓住什么线索时,它又如一缕馨香,倏地弥散了。

  莞嫔甄缳还有一个才女的身份,貌胜飞燕合德,才比文君易安,她以一个独立的姿势站在尘世中,她攸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才情,以及有些自负的骄矜。但更多的人却首先认同她的第一身份―――皇妃,这封号犹如金罩,硬生生地将她的才情全然压制,那些所剩无几的才华,不过是争宠时的计谋,杀人时的武器。

  彼时漫天的杏花飘飞,春光无限旖旎,她与所谓的良人乘风起舞,红烛双照,情丝缱倦,温情呢喃,它以为这样迷醉,这样潋滟的盛大幸福而倾倒,全然沦陷,在初生新鲜的爱情之中。这样的幸福使它萌发出染指血腥,争荣夺宠的决心。

  斗就斗,争就争,我无害人之心,却又犯人之力,这便足够,能在后宫安然生存,渡过余生便是足够。

  然而,那时的她年仅十五,满心满脑是闺中女儿的小情怀,她看不见后宫犹如一个巨大的舞台,专门上演杀人害命的戏码;她也看不见花香微薰的瑞脑金兽中有芳馥的命药伏蛰,她看不见温良滑腻的胭脂香露后有致命的毒物诅咒,她看不见皇帝温情软玉的背后是如何的负心薄幸,反复无常,是如何的戏弄她仿若戏弄玩物,她亦看不见这巨大的监牢里处处都有死亡的气息在痉挛。她被妒忌,被下毒,被陷害,被谋算,直至腹中胎儿无辜惨死,然后失宠,被践踏,被轻视,被唾弃,被侮辱,被拜高踩低之人踏成尘土。她突然不想再流泪,不愿再隐忍,一直迷茫颓唐的她,忽然被唤醒,以一种大彻大悟的心态重新复活,在这诺大的后宫,眼泪既是无法容忍的汹汹圣水,也是可以迅速被揉散的细小尘埃,视中北忽略的弱者,是等死的符号。

  她在后宫中遇见的爱情,只是她一个人的爱情,是她一个人的惊鸿舞,一人的长相思。山之高,月之小,月之小。何皎皎?永远只有上阙的歌赋宣告她闺梦的破碎,爱情的消亡,她的夫君是许多人的夫君,她的爱仅是她拥有许多爱中的其中一份。她错将一身才情一腔真意托付给了普天之下最无法“一心”的男人――君王。杏花、远山黛、椒房,皎梨妆都会仙逝会敛散。天资之爱是一个多么遥不可及的梦想,何其的虚无飘渺。那良人可以是任何人,但永远也不会是君王。

  但莞嫔倚梅与蝶相戏又博君王宠爱时,伴随一个精心策划阴谋的成功,甄缳已随君王反复不定的心死去,爱情死去,少女梦死去,良人死去,宽厚死去,活下来的只有心思缜密,不择手段恨意浓浓的莞贵嫔,一个强大到可以压倒一切聪敏妇人。正如她自己所言,既没有了爱,便要许许多多的宠,多到可以使她安然渡过后生。才情全然幻化为心机计谋,再不为她的春梦而作赋,只为未来铺路,为死去的爱情作祭。

  这就是明艳的后宫,脂浓粉媚后宫杀人的经过,它将一个女子变成另一个女子,谋杀了她的温情留下适者生存这一永恒的信条。

  永巷逼仄冗长,那里有无数的孤魂野鬼,怨女弃妇,女人们以计谋搏击,用心思杀人,然而,不管是奢华的胜者,还是惨烈的败者,他们都是女人战争的祭品,她们以高贵的身份参战,有最终死在自己的手上,以哀默的形式演绎了一场又一场残忍血腥的大戏。或者恬静安详,或是及尽华美,但无人知晓那娇媚的红唇齿百,柳眉凤眼之下是怎样的一种暴戾或是悲泣。她们是君王枯燥政治生活中调剂,以一个玩物的样子被摆放在君王的床第之上。所谓爱情,不过是玩弄时的一句戏语,一段哼唱,没有现实依据,也无实际意义,若有女子信以为真,譬如甄缳,将君王的“永不负你”当作一世的许诺,得到的便只能是与君长诀的结局,女人们在深宫的一隅消然的盛开着,无论是否有雨露恩宠都宿命的绽放着,等待着一朝春尽,等待曲终人散枯萎死去,等,是她们最热稔的姿势,这姿势优美的令人窝心,及态及妍,而望幸焉,时光将曼妙的身姿,雕刻成永不坍坻的塑像,不随时光的溜走而消亡,不会因世事的变迁而改移,如此惊心动魄地永立于历史阴翳的角落。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终究是一场梦靥,一场害人不浅得梦靥。故事的最后,我们才情横溢得女主角终于脱离了后宫,离了那薄情的君王,逃出那无爱亦无恨的境地,即使此后长伴青灯古佛,那也是一场大幸,这是一场由历史亲手导演的悲剧,男子是行刑者,女子是死刑犯,这样一场无情的屠杀,永远作为一个标志性的记号,以文字、图片影像多元化的方式展示,静静地诉说着让女子痛苦地恐怖时代。

  甄缳终究不是一个凄厉的角色,若她有足够的狠辣,凭借她的慧黠*,那些乌七八糟的阴谋,显而易见的陷害,有怎能撼的动她半分?再说深究,就是女人终究不够凌厉,在这个有浓词艳赋构造起来的故事里,女子们看似强大有力,实则是最卑微最无力的弱者,她们有的只是女儿刀,用女儿刀去扼杀眼泪与良知,梦靥无声无息亦不会醒来,她们用纤纤玉指自咎了一张疯狂狡黠的网,无爱无恨亦无情仇,只有活,只有欲望,虎视眈眈。无论何时,悲剧总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世人看。残灯在不安中明灭不定,女子们亦疯狂亦惨烈的挣扎,而世事无情,又总是亦理性亦清醒的看客。我们看到的女子,永远脱离了初生的温润干净。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