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作文大全 >

那凋零的是花_作文2000字

时间:2015-04-14 13:10  阅读:

  宠辱不惊,闲看庭院前花开落。

  去留无意,漫观天外云卷云舒。

  人生的路上不可能时时花香满径,花开花落时序更替,困窘之际只要把春天放在心中,眼前自会有积翠如云的空蒙山色。

  明月花与酒,黄菊桑与麻。

  在菊花掩映的南山下,提一壶酒,拿一只耙,携着余晖转吟;明月朗照的深山竹林中弹琴常啸。他的仕途平坦吗?他的生活富足吗?不,他满怀报国激情却被一贬再贬,陶潜一生身处困窘,但他始终保持着高洁的操守,在碧水长空下吟奏出流水般轻扬的诗。

  山水眸中绿,天海一字宽。

  在黄沙漫天北风吹雁的塞上骑驴高歌,在疾风骤雨中高昂着头,在沧海激浪间安如泰山。他的命运风光吗?他的生活风实吗?不,他的一生都在跋涉,他的一生遭遇了太多的大起大落,但无论处境如何困窘,始终低不下的是他那桀骜不驯的头颅,始终不被污染的事他那颗平淡的心,“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苏轼,就这样收获了无限山河豪情。

  这就使跋涉者全新诠释,物质的花常开时落,但精神的气节却不会受到丝毫影响,正如诗中所说的,寻找,分什么日月星辰;寻觅,管什么春夏秋冬。

  不禁想起一代才女林徽因,后人赞她一生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少女时节,应是花的季节,是花的俊美,花的芳香,以及花对果实的期待。作为新中国的知识分子,她走过的路不乏浪漫,但也包含着艰难。唯一不变的是她的理想,她的追求,她用执着浇灌生命,在明与暗灵与肉的博击中,让纯与净,真与美永不褪色。

  抗战时期她与丈夫居住在一个几米见方的小屋里,没有生活的必需品,安全更无保障,但她依然坚持做学问;后来,她参与了国徽的设计,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甚至挽救频临消失的传统工艺---景泰蓝。她在花开的俊美中,拥有了一个美丽而充实的岁月。

  这便是中国学者的风范,物质的花香可能会随时消散,但执着于理想的脚步却因狂风吹打变得更加坚定,像诗中所说的,双脚磨破,就让夕阳涂平小路;双手划烂,就让荆刺变成杜鹃。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昏黄的灯光拉长了简的影子,背后留下一条长长的,长长的,写满了无奈的足迹。出生低微,相貌平平的简,以真挚的情感和高尚的品德赢得了东家罗切斯特的爱慕,不料在举行婚礼时却节外生枝,使她不得不面对更多的磨难和考验,但她一直坚定的扞卫者自己的独立和尊严,追求属于她的那一份幸福。简用真诚抵挡住了摇撼意志的强风闪电。

  物质的花有时可能很美丽,但很多时候你不应为它低头,真正的强者不在于力量,而是精神。

  暮年心不已,月隐独自酌。

  随月潜入深林,却见楼亭悬与静谭之上。太白独饮于亭上高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且醉且朦胧,且醒且清明,默坐“古道西风瘦马,路人窥天地。”朝发白帝,太白一人独坐船头,那高大俊朗的身影渐被隐去。

  长河依旧,过客有心。环游世间,周而复始,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芸芸众生,又有几个人能看得懂这一叶扁舟?

  梨虽无主,我心有主。

  炎热饥渴,路遇梨树,行人纷纷摘梨,独许衡不为所动,有人便问:“何不以梨解渴?”他正色曰:“梨虽无主,我心有主。”一老者垂钓于溪边,身后是慕名而来邀他做相的达官贵人,庄子目不斜视。

  一枚叶子,不因狂风乍起而飞离了树枝;一块石头,不因河水的冲刷离了河床,一个人,也不能为外面的花花世界所诱惑。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梁雨润以清廉感动中国,他视人民为衣食父母,万事以人民利益为重,在他心中始终有一架公正的天平,他始终之矢志不渝地追求为百姓办实事的理想,就这样他与百姓间架起一座坚实的桥梁,在这个对金钱顶礼膜拜的社会,他挺起了脊梁,向正义迈出了坚实脚步。

  金钱是买不来灵魂的,物质的花绽放的再美也不只过是你生命中的一件饰品。唯有精神的花朵才能万古常青。像康德所说的:“宇宙间有两样东西最值得我们崇敬,能就是星空和人们心中的道德律。

  安得广厦千万间,天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高耀洁士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但她在实践,“但愿人皆健,何妨我独贫”。的人生道路上却迈着坚定的脚步。她以无私,光明,博爱几乎照亮了每一格角落,她将余生的力量都转化成一缕缕阳光,照进的每个艾滋病患者的心间,照亮了太阳照不到的地方。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外表美的花朵无人理睬,也不过是一件饰品,而内心美丽的话不论到底给人的总是清香一片,她在人生中真诚地行走,扣响了多少沉睡的心灵,有她的装扮,这个春天不乏温暖。

  烛照深山,终不悔。

  如果大地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光明,谁还会需要星星,谁还会再寒冷中寂寞地燃烧?谁又愿意一年又一年总写着苦闷的诗,每一首诗都是一颗颤抖的微星?可他们偏喜欢在夜里凝望,寻找遥远的慰藉。

  李桂林夫妇在凉山北部峡谷绝壁上扎根了18年,把知识的种子播种在这里,为村民走出大山架起了“云梯”。他们在最崎岖的路上点燃了知识的火把,在最寂寞的悬崖边拉起孩子的小手,眼前孩子看到的是一条条光明的大道,而这一条条道路正是夫妇二人19年的坚守沉淀成的精神沃土。

  物质是花,只能点缀人生,在多的花也只是大自然的一种赠予,却不能丰富人的心灵,精神才是春天,是包含内在活力的生命支柱。

  花季几度残红飞?道不憔悴,奈何举杯?

  还在叹息困窘中的红消香断吗?请跟我一同到阳光下,看理想牵着手,对视,微笑,乐春风忙得乐悠悠。

  那凋零的是花,哪里是春天?

写景作